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  湿气  as and 1 1  as and 1 12  as a 2 2  婀挎皵

历史老师让我给她解裤子|大臣轮流公主高辣

楚晨直勾勾的盯着看,虽然胸没有嫂子的大,但比起王玥琪的大了不少,主要是更加坚挺。

还有她高挑的身材,由于平常喜欢自己练瑜伽,好看得没话说。

“好看吗?”

文学

突然的,秦思慧说了这么一句。

她一出来,就注意到了楚晨的目光,本来她是很讨厌这种目光的,可她又很好奇,一个傻子,真的懂看女人吗?所以才这么问了一句。

楚晨下意识的回答:“好看。”

“男人都是一路货色。”秦思慧冷哼一声,然后走到沙发处坐下。

她翘着二郎腿,把眼镜戴上,拿着边上的一本书看了起来。

楚晨用余光不断在她身上扫视,脑海里想着怎么才能和这位高冷美女升级升级关系,可就在这时候,吴正德回来了。

“媳妇,我回来了。”

秦思慧看也没看他一眼,皱眉道:“一天不着家,死哪儿去了,还知道回来。”

“嘿嘿,我这不是去镇里买药了吗,今天晚上保证让你舒服得不要不要的,你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他就看到了楚晨,脸色骤然一变,“这傻子怎么在我家?”

秦思慧不紧不慢的放下书,然后扭头冷冷的看着他,就像审问犯人一样,“你先别管这事儿,我问你,今天早上,你去哪儿了?”

一听这话,吴正德立马吓得腿软了,以为是楚晨来告状了。

“媳妇,你听我说,千万别相信这贱种的,今天早上我就喝了点酒,在村里到处转悠了一圈,我可什么都没做啊。”

“嗯?”

秦思慧皱了皱眉,瞥了一眼楚晨,又看向吴正德,呵斥道:“你还不承认,小晨什么都告诉我了,现在还跟我装是吧?”

这女人就是聪明,看出了端倪,直接想要顺藤摸瓜。

可是这话,把楚晨给害了,吴正德直接记恨上了楚晨。

楚晨简直欲哭无泪,偏偏还不能辩解什么,只能在一边嚷嚷着:“秦老师,我告诉你什么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

但他越这样,在吴正德眼里,就越像是在演戏。

看到吴正德怨恨的眼神,楚晨也没办法,由他去吧,反正两个人都合不来,迟早有一天,他也会主动找吴正德麻烦的。

“快说!”秦思慧猛地拍了一下桌子,吓得吴正德双瑟瑟发抖。

“我说,我说,我就是喝多了点酒,去卫生所逛了一圈,但是天地良心,我什么都没做,真的。”

秦思慧气得发抖,一听这话,她就知道吴正德干了什么事情。

她和王玥琪,在村里都是文化人,不管外貌还是其他方面,总是有村民将她们两个人拿出来对比,所以无形之中,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争艳的意思。

“真是个窝囊废,你给老娘进来!”

秦思慧站起来,揪住吴正德的耳朵就往卧室走。

看到吴正德被教训,楚晨心里偷笑,好一会儿后,他听到屋内的声音由叫骂声,变成了轻吟。

这两口子,什么情况?

楚晨小心翼翼地走到门口,发现门没关严,他赶紧通过缝隙往里看。

这尼玛,两个人竟然开始办那事儿了?

“媳妇,这样舒服吗?”

只见吴正德脑袋埋在秦思慧胸前,一只手伸进睡裙里,来回摸索。

“嗯嗯,舒服。”

话音刚落,吴正德更加卖力,弄得秦思慧娇喘连连。不愧是尤物,光是这声音,就听得楚晨蠢蠢欲动。

可等了一会儿,秦思慧突然停止了叫声,问道:“我都叫了这么久了,你倒是有没有反应啊?”

“快了,就快了。”吴正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。

楚晨心里冷笑,感情闹半天,秦思慧就是在假装叫,目的是为了让吴正德有反应啊,还真是个窝囊废。

“真是没用。”秦思慧把脑袋歪在一边,没心思叫了。

吴正德迅速从兜里摸出一颗药,塞进嘴里,嘿嘿笑道:“媳妇,这药很猛,等会儿你可得忍住啊。”

秦思慧不以为然。

等了几分钟,吴正德往下面看了几眼,顿时气急败坏的骂娘,“他娘的,不是说这药力很猛吗,老子吃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。”

“好了好了,不弄了,废物!”

秦思慧一把推开吴正德,她正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,想着就来气,推开后,也不管吴正德啥表情,直接朝外面走过来,吓得楚晨扭头就跑。

可他转身的角度,正好是厕所方向,秦思慧一出来,就看到了他,忙问道:“你鬼鬼祟祟的在这儿干啥呢?”

“尿尿,尿尿。”楚晨傻笑道。

也是这时候,秦思慧刚好看到了楚晨下方的规模,当即惊住了。

发现她的目光,楚晨还故意挺起来,指了指下面,道:“秦老师你看,没骗你吧,我就是想尿尿了。”

说完,他赶紧朝厕所跑进去。

从厕所出来后,就看到吴正德正站在门口,他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扇了一耳光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