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xxx  湿气  as and 1 1  as and 1 12  as a 2 2  婀挎皵

后悔 大学时候玩的女生不够多~抵在办公桌上 不可以

张欣也没有多想,将自己的名片给了老马一张,握手之后便想要将自己的手拿开,却没有想法被老马给紧紧的拽住了。

“马老板,您这是?”

张欣有些着急,紧张的看着老马、

文学

“哈哈,张小姐没想到人长得漂亮,这性格也这么好,不过大家都出来做事的,你这种性格可是会吃亏的,放开点,放开点,我又不会吃了你!”

嬉笑中,老马又在张欣单薄的香肩上轻拍了几下,这才坐在了沙发上。

赵天成这才走了过来,伸出胳膊直接搂在了张欣纤细的腰肢上,笑着说:“老马,你可不要吓到张欣呀,张欣平时很少来这里的,放不开很正常!”

听到赵天成这么说,那个老马哈哈笑着说:“老赵呀,你可真是好运气,居然找到这么个极品,现在的女人势力的很,像张小姐这样的可是很少的,你就偷着乐吧,一会儿可要多喝两杯哦。”

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!”

感受着腰间的不自然,张欣心里反感,却因为担心赵天成翻脸不好意思直接表达出来,只好尽量的装作不在乎。

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那些人也没有为难张欣,赵天成也好像忘记了张欣似的,开始跟他的那些朋友划拳喝酒,不管张欣了。

张欣也乐得自在,要不是害怕赵天成发怒的话,她可能早就离开这乌烟瘴气的地方了。

“老赵,你又输了,来,喝酒,喝酒……”

那边,赵天成正在跟他的朋友划拳,赵天成的运气似乎不怎么样,已经连续喝了好几杯酒了。

“不行了,我不能再喝了,要是再喝的话就回不去了!

“那不行,愿赌服输,实在要是喝不了的话,就让你朋友过来带你。”

说话间,已经有人过来拽张欣了,拉拉扯扯的,张欣就被带到了那边。

“张小姐,老赵现在喝醉了,这是他输的酒,你看着办吧!”

桌子上放着三杯酒,张欣顿时为难起来了。

她多少能喝一点,就面前这三杯,也不至于直接喝醉,可关键是她还要给孩子喂奶,要是喝了酒的话,孩子的奶水就会被污染的。

“那个,我现在正是哺乳期,不能喝酒的。”

张欣实话实说,希望得到那些人的谅解。

可让张欣没有想到的是,几个大男人,在听到张欣正是哺乳期的时候,顿时一个个眼睛都亮了盯着张欣前面的地方便再也挪不开眼睛了。

甚至更夸张的是,有一个男人居然直接吧唧了一下嘴巴,还很夸张的吞了一口唾沫。

“老赵,你真是好福气!”

老马有些羡慕的拍着老赵的肩膀。

老赵喝的已经趴下了,听到老马这么说,嘿嘿笑着抬起了头,对张欣说:“没关系,我能喝。”

说完,便直接端起酒杯连喝了两杯,剩下一杯实在是喝不下去了。

张欣犹豫再三,在听到那些人说赵主任输掉的酒要是不喝掉今天就不能结束。

无奈之下,张欣只能端起酒杯将剩下的一杯给喝掉。

心里想着,一杯应该问题不大。

“好了,老赵,今天谢谢你的招待,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结束吧。”

老马说完之后,又将目光看向了张欣,跟张欣约好改天再谈设计的事情。

等到那些人离开之后,张欣扶着老赵才从包间里走了出去,明明只喝了一杯酒,可让张欣奇怪的是,还没有走两步呢,她就腿脚酸软不受控制了。

反而是赵天成,明明都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,却突然像没事人似的,不仅不需要张欣扶了,反而还扶着张欣。

张欣也不是职场新人,这么明显的套路稍微一想就明白了。

“张欣,你这样回去也不好,要不我先给你开一间房你休息一会儿再回去吧!”

听到赵天成这么说,张欣下意识的就想要拒绝,可大脑却不受自己控制了,连想要说的话都不能说出来,虽然一个劲儿的摇头,可赵天成就好像没有看到似的,连车都没有开,扶着她就到了会所隔壁的酒店……

张欣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胳膊,让那种疼痛的感觉驱走自己越来越模糊的意识,终于稍微的清醒一点了。

到了房间之后,张欣便提出要上厕所。

赵天成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,可上厕所这种事情也不能憋,到时候太激烈了弄的尿失禁也有些尴尬,便决定让张欣去卫生间。

反正都在房间里,只要张欣没有离开,他就有的是机会。

张欣的手里紧紧的攥着手机,在进入卫生间的第一时间便将卫生间的门反锁,拿起电话便开始打电话。

“Holle!”

“你是?”

张欣原本是准备给李伟打电话的,平时她习惯独来独往,除了闺蜜之外很少有关系好的朋友,可这种地方,闺蜜要是来了说不定还会羊入虎口,根本就不顶用。

除了闺蜜之外,她能想到的就是李伟。

李伟新换的电话号码张欣昨天也没有存,就让李伟给她打了一下,张欣在通话记录里翻了一下,感觉是就打过去了。

可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讲的英语。

“美丽的张女士,你不会把我忘了吧,要是这样的话,我会很伤心的。”

杰尼此刻正想着张欣呢,毕竟,对于一个单身男人来说,一到晚上便容易产生联想,让他惊喜的是,张欣居然给他打来了电话,几乎没有犹豫,杰尼就接通了张欣的电话。

“杰尼?”

张欣愣了一下,而这个时候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张欣,你好了吗?怎么还不见出来,你快点出来呀,我也要上厕所。”

张欣便一阵紧张,顾不得挂掉电话再打了,直接就冲着杰尼说:“杰尼,赶快来救我,我现在遇到麻烦了……”

“张欣,你快点开门呀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时间长了,赵天成也有些怀疑了,莫非是真的被张欣给骗了?

一想到这里,赵天成就气的不行,之前还有点耐心敲门,现在直接开始撞了。

酒店卫生间里的门本来就不结实,根本就经不起撞,张欣现在紧张的不行,想要逃离也做不到,只能希望这扇门能够坚持的久一点。

可让张欣失望的是,有时候希望越大,失望也越大。

赵天成撞击了两三下,那扇门便被他给弄开了。

“呼,张欣,你真是一点都不听话,卫生间有什么好待的,乖,我带你出去。”

说完,便直接走了过来。

张欣害怕的要死,可那种无力感却越来越严重了,假如之前只是猜测的话,那么此刻,张欣几乎可以肯定了,从一进入会所开始,她就已经落入到了赵天成的算计当中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